[四十九C-137]

杂谈

我几乎是爬着到达车间,这昼夜不分的刑场

他们宣扬的青春与梦想,多么动听,多么嘹亮

让我打卡上班接近这人间的天堂,旗帜招展的十八层

夜色中我打开体内的白炽灯,这咳嗽的霓虹

照亮机台黝黑的内脏,再划破血管

夜班的血管,车间的血管,工厂的血管,祖国的血管

再拔出骨头,白色的骨头,瞌睡的骨头,历史的骨头

我年轻的面容在血管与骨头的罅隙里悄然隐去

血流声也不再铮铮琮琮了,倒是咳嗽一天比一天响亮

多少个夜班过后,我最大的梦想,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

在每个人类沉沉睡去的凌晨,我跟工友们都睁开青春的一对伤口

这黑色的眼睛啊,真的会给我们带来光明吗

——《夜班》许立志

本文采用 BY-NC-SA 协议进行授权,在不违反此协议的前提下,您可以自由转载或改动。

本文链接:《夜班》--许立志


Power By Typecho | Theme FC by Jstar